Friday, October 27, 2006

第一印象----準 , 不準 ?

媽媽這幾天不太舒服
脖子酸酸的 , 胸口悶
她擔心是血壓高 , 很怕中風
也猜想可能是心臟有問題
反正都有可能 , 畢竟她已經快80歲了
所以昨天我帶她去附近的診所
讓醫生檢查一下 , 也好安大家的心

雖說診所在附近
可是媽媽的膝關節已嚴重退化
走路非常吃力
出門都需要拿柺杖
所以我還是帶她坐計程車

招了計程車 ,上車後
我很客氣的先打招呼 :你好 !
然後告訴司機 , 我們要去的地方不遠
只要往前直走 , 過一個路口就到了
謝謝 !

然後 , 那個司機 , 一聲也不吭 !

他的態度讓我很不舒服
覺得他很沒有禮貌 , 也不親切
一定是因為路程太近 , 不高興 !

過了那個路口後
我手指向前方 , 說要在那裏下車
那裡剛好是一家中醫診所
不過我們要去的是對面的西醫診所
司機大概猜想 , 我帶著老人
老人 "應該" 都要去看中醫
為了確認 , 就問我們是不是要去那家中醫
我說 : 不是啦 ! 是去對面
他回答 : 那我幫你們回轉過去 ,
老奶奶比較方便

他把車回轉過去
準確的停在診所前
很禮貌的收錢 , 找錢
看著我們下車 ,才緩緩的把車開走

我和媽媽 , 手牽手 , 一致認為
這個司機先生----人真好!

Thursday, October 26, 2006

尚未完成的西遊記



 Posted by Picasa

Friday, October 20, 2006

度假去(4)---前世的傷痕

我對和水有關的事物 , 總有無法克服的恐懼和嫌惡
潮濕的廁所 ,令我心裏發毛
濕答答的下雨天 , 心情煩躁
如果沒有心理準備 , 突然看到深海的影片或圖片
我需要大叫 ,來消解驚恐的情緒

我不明白 ,也很困擾
追溯到最早的記憶 , 也沒有發生任何相關的意外
除了前世的傷痕 , 實在無法解釋

我試著自我治療
不甘願被這莫名其妙的心結掌控一輩子
不論是在國內 , 或是出國旅遊
只要有機會 , 我一定去拜訪水族館
強迫自己站在人造海底世界前
訓練自己 "欣賞" 海底的美麗景觀
有幾次 , 我的確是樂在其中
覺得自己已經痊癒了

這次回澎湖度假
傅媽媽和淑惠--媽媽的朋友--熱情的招待我
開車載我到處玩
經過白沙時 , 我說想去附近的水族館
幾年前水族館剛開幕時 , 我和媽媽去過一次
當時在媽媽的陪伴下 , 我很有勇氣的走過海底走廊
看那些長相好似史前時代巨獸的灰色大石斑
緩慢的從我頭上游過去
扁頭鯊魚在我的左邊 , 魟魚拍動 "翅膀" 從右邊閃過
也許 , 這次也沒有問題 , 吧 ?

淑惠去過很多次 , 留在車上不去了
傅媽媽陪我去 , 還幫我買了門票
入口大廳 , 是開放式的長型大水池
頂上是透明天棚 , 外面陽光燦爛 ,
4隻綠蠵龜和五彩繽紛的小魚
在清澈的水裏自在悠游
一切都很美好光明!
接著 , 就進入燈光昏暗的展示走廊
順著走廊 , 小型的水族箱崁在牆上
展示著各種奇特造型的小蝦 ,小蟹
藍色的燈光從水箱射出 , 照在我們的臉上
感覺也不錯!

轉過身 , 突然看到一球灰色的 , 身上有小斑點的河豚
心裏猛跳了一下 , 恐懼的黑影在角落閃過
這隻河豚 , 體型不大 , 樣子也不邪惡
縮在水箱的角落 , 幾乎一動也不動
我問自己 ,到底在怕什麼 ?
沒有答案

一旦恐懼冒出頭 , 我就失去掌控大權
隨著水箱越來越大 , 景觀越來越壯觀
我的勇氣也越縮越小
只有緊抓著傅媽媽的手臂 , 才能繼續往下走
終於 , 我們到了最後一個展示區---海底走廊
我已經完全被淹沒了

那天的水特別污濁 ,
巨大的影子在灰濛濛的水裏移動
這是惡夢中的惡夢!
我強露出悽慘的笑容對傅媽媽說 : 好可怕!
其實心裏很想哭
怎麼辦 ? 怎麼辦 ?
我試著向走廊跨出一步 , 就崩潰了
快速的回頭看 , 腦袋裏閃過無數個撤退的方法
也許可以走原路出去.....

好不容易回過神 ,
發現傅媽媽正盯著我看
我必定是醜態百出了
最後我放棄維持自尊 , 請求傅媽媽說 :
我閉眼睛 , 你牽我過去好了!



根管治療(2)---無知就是力量

有時 , 對事物的無知
可幫助人無畏的面對恐懼
有時則相反

我一點也不清楚"根管治療"的過程
只知道要抽掉爛牙齒的神經
可是怎麼抽 ? 會痛嗎 ? 有多痛 ?
我問經驗豐富的弟弟
他對我擺出一張苦臉
我想 , 還是無知好了!

我有一個算是"優點"的特性
不論我對某一件事有多緊張害怕
只要開始行動 , 恐懼和不安就消失了
許多次 , 我手提行李 , 獨自出國
或是不情願的被邀去演講 ,做評審
這個特性都為我發揮很大的功效
使我不至臨陣脫逃

所以那天 , 當我躺上看診台時
神情平靜 , 態度輕鬆
醫生花了大約30分鐘
就把蛀牙清乾淨
三條神經也抽好了
最後用一種白白軟軟的不明物
把牙洞封起來
就等下禮拜 , 再進行另一個階段的治療

整個過程 , 不算太辛苦
每次我感到有點痛 , 或很痛時
好心的醫生 ,就用針管把一些液體擠在疼痛處
總是立刻產生止痛的神奇效果
那種液體 , 有很濃的藥水味
我猜想應該是麻醉或是止痛藥
有兩次 , 我不小心吞了一些積在舌根的藥水
暗暗擔心我的喉嚨會因此麻痺
窒息在看診台上

還好 , 最後能清醒的站在掛號處
預約下次的看診時間
醫生交代完該注意的事項後
不經意的說 : 喔 , 剛才我都沒給你用麻醉藥!
啊 ! 那剛才 , 有濃濃藥水味的 , 是什麼東東?
那只是消毒藥水啦!

嗯~無知真的就是力量!

Tuesday, October 17, 2006

根管治療(1)

常常有人用"根管治療"來比喻某件事很難受卻又不得不做
昨天我就去做了根管治療

後面的一顆大臼齒本來有一點點蛀
兩個月前 , 吃小姪子的滿月油飯時
一連咬到兩次碎雞骨頭
而且不幸的 , 都咬到同一顆牙
就是那顆倒楣的大臼齒
結果它裂開一條缝
隔天我趕快和牙醫預約看牙
醫生檢查後說 ----- 還有救

還"有救"的意思是 :有一點麻煩
----把壞掉的部分刮乾淨 , 抽掉神經 ,
然後做一個牙套套上去
收費一萬塊內
如果"沒救"的話就是 :很麻煩
----直接拔牙 , 花幾個月植牙
費用七萬左右

一萬 ? 還是七萬 ?
有一點麻煩 ? 還是很麻煩 ?

答案很簡單 根本不需要考慮
我和醫生約好 , 等度假回來馬上向他報到

Saturday, October 14, 2006

來看圖


新書 "龍蛇馬羊" 裡的幾張圖

Posted by Picasa

度假去(3)---木瓜樹的命運

門前小花園的西邊角落 ,長了一棵木瓜樹
是媽媽親手栽的
這棵木瓜樹的命運 , 在我回澎湖之前就決定了
媽媽說......不要留了

其實它是一棵好木瓜樹
樹幹粗又壯 , 結實累累
抬頭看頂上那些肥肥的木瓜
不由的想起小時候唱的一首童歌
木瓜樹木瓜果
木瓜長得像人頭
樹下小狗在看守
不要看沒人偷
我們家木瓜多

影響它命運的原因是---它實在太高了
究竟有多高呢?
這麼說吧 , 頂上的那些木瓜
可以從窗口看見我們三樓的鄰居在裡面幹什麼!
所以即使木瓜長得胖敦敦的 , 也摘不到
只能等它熟爛了 , 自己掉下來
然後惹來一堆討厭的大頭螞蟻
尤其澎湖的季風就要吹起來了

搖搖擺擺的令人害怕
如果倒下來 , 砸到那個自以為很帥的老頭----我不敢想後果

雖然媽媽授權讓我處理
可是我回去半個多月遲遲不敢動手
用鋸子鋸樹幹是不難
但是前面馬路上有路燈 , 有路標
更別提那一排停放的機車
如果樹倒下來的角度沒喬好
砸到任何一樣東西都有大麻煩哩!

結果好心的管理員伯伯主動要幫我處理
他再三確認媽媽同意砍樹的事
馬上回家拿來一把很新很利的鋸子
在木瓜樹四周繞了一圈 , 選好角度後不到五分鐘
就把粗壯的樹幹鋸開一半
樹要倒下的時候 , 我速速躲到遠遠的角落去
結果樹很完美的倒在路燈路標和機車之間的小空隙
圓滾滾的青木瓜散落一地
我快速跑過去撿木瓜
一顆顆排放在矮圍牆上
一 二 三.......,數一數 , 大小共有16顆
才算完 , 隔壁樓上下來一位鄰居太太
老遠就說 : 那些木瓜可不可以分我幾顆呀?
我笑咪咪的說 : 統統都給你啦 !
我想 , 可能她們家有正在發育的女孩子
也可能她自己想要補一補
我跑回去拿了兩個槊膠袋 , 裝了兩袋
孤家寡人的管理員伯伯也要了一袋
不知他要給誰吃????

度假去(2)---度假小屋

說我們澎湖的家是 "度假小屋"
其實它只是一層40坪左右的公寓
改裝成適合住家以前 , 是爸爸看病的診所
出了門 , 過一條寬寬的馬路就是熱鬧的北辰市場
媽媽在門前的小空地上 種了各色的花草
可惜我們的鄰居不懂的欣賞
常常要媽媽把窗前的那一排矮榕樹挖掉
說是會帶來壞運氣
其實他們並不是替我們家擔心
而是怕牽連到住在樓上的他們家啦!
這次回去 , 我利用太陽下山前 ,
修剪這片半年沒人照顧的小花園
正在辛苦的工作時, 住在我們樓上那個自以為很帥的老頭
正好散步回來
他面無表情的又再老話重提 ,
叫我砍掉那排矮榕樹 , 不然會惹來壞運喔
我擡起頭 裝出純潔無知的表情回答他說:
嗯....可是..我們家信天主教 , 天主教不在乎這個耶 !
他聽了不說話 臭著一張屎臉上樓去了

度假去---(1)

工作了八個月
把龍蛇馬羊完成了
將圖交給出版社
和好久不見的朋友們見面吃飯聊天
然後收拾行李搭飛機回澎湖度假去
自從爸媽搬來台北後
澎湖的家大半年都空置在那兒
媽媽堅決不賣房子 說那是我們的 "度假小屋"
我舉雙手雙腳贊成
因為我是一個需要偶而自閉一下的人
度假小屋正好提供我一個最佳的獨立空間

Friday, April 28, 2006

Gallery---星星王子







Wednesday, April 12, 2006

繪圖的老幫手

沾水筆
旅遊法國和英國時,
都會留意尋找好用的
沾水筆頭,
買了各色各樣的沾水筆頭,
都比不上日本日光牌的.



色鉛筆
最好用的是德國天鵝牌
的色鉛筆,
硬度剛剛好, 質感細緻,
可惜幾年前代理商移民國外,
目前台灣已買不到零售的,
只有一整盒的,
對我來說很不實際,
因為常用的總是那幾色.